2017年7月20日 星期四

電影筆記:那些人們/ Those People




美國同志電影《那些人們》(Those People)是喬伊‧庫恩(Joey Kuhn)執導的第一部電影。這齣電影所描述的幾個人,過去是同學,在學校朝夕相處15年,許多重要的時光也一起共度,這樣子的友情在富家公子哥塞巴斯蒂安的父親面臨金融醜聞的時候,產生了結構性的變化。

 在這個社會上是充滿階級的。雖然這樣的階級制度沒有被白紙黑字的寫下,或者是被明確的用嘴巴說出來,還是存在著的。我們總是有一個內建的機制,在心裡衡量什麼樣的人適合做我們的朋友,適合什麼樣的往來,又或者願意付出什麼樣的東西來換取自己所沒有的,無私是不存在的。

 這部電影的一開始,塞巴斯蒂安與查理在學校的交誼廳跟著歌劇的音樂聲,玩著快嘴跟上歌詞的遊戲,查理總是輸,還被塞巴斯蒂安說吐巢,說查理已經輸了十五年,為什麼還要繼續嘗試。同樣的,查理愛著塞巴斯蒂安也十五年了,維持著「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感情究竟又是為什麼呢?塞巴斯蒂安的父親面臨金融醜聞風暴,塞巴斯蒂安、查理,還有其他的友人在街上遇到了記者與憤怒的群眾推擠,群眾之中或許還有受害者,這些人還非自願被拍下照片。那張照片被登上了報紙,讓同為死黨的一位女孩失去工作錄取的機會,這女孩氣憤,轉身離開,不願意再與這些人糾纏。

 這部電影以月分作為章節,九月風暴爆發,影響得不只是塞巴斯蒂安的家庭、經濟,也間接的影響到塞巴斯蒂安為中心的人們。查理是塞巴斯蒂安唯一的依靠,是他在這個風暴唯一的避風港,時間進入了十月之後,另外一個人走進了查理的生命之中。鋼琴家提姆是黎巴嫩人,與身為尤太人查理相戀,這大概只有在紐約這樣國際性的大城市才有可能發生。此時,陷入熱戀的查理,卻讓塞巴斯蒂安頓失依靠,同時查理內心真的只有提姆一個人而已嗎?

有兩場充滿情慾、忌妒,又同時混雜愛恨癡迷的戲,非常精彩。我認為這兩場戲救了這部電影。一場戲是塞巴斯蒂安在酒吧與另一位年輕男人調情,查理看在眼裡,痛在心裡,接著查理主動親吻了塞巴斯蒂安,塞巴斯蒂安似乎意識到了什麼,反倒排斥起查理;在返塞巴斯蒂安家的計程車上,塞巴斯蒂安與被釣魚釣到的年輕男人親嘴親得難分難捨,查理只好看著車窗外的街景。一對情慾流動,另一人只能撇頭不看,心裡卻甚麼都看見了。下一場戲,查理躺在床上,盯著天花板,知道塞巴斯蒂安的房間即將發生什麼事情,自己不阻止似乎也不行,怒氣沖沖起身到塞巴斯蒂安的房間裡;查理要塞巴斯蒂安停下手邊的動作,要塞巴斯蒂安注意他,並且告訴塞巴斯蒂安自己將要離開了,塞巴斯蒂安捨不得追上,那年輕男人邀請查理加入;查理被年輕男人牽引上了床,查理被年輕男人與塞巴斯蒂安夾在中間,還與塞巴斯蒂安熱吻,看來似乎即將展開一場腥風血雨的情慾床戲,可是塞巴斯蒂安退卻,離開房間,年輕男子想盡興,查理要他到此為止。

 查理迷戀塞巴斯蒂安是電影的一開始,所有的觀眾都明瞭的。一開始,塞巴斯蒂安對查理的感情是依賴,不見得是愛情,或許只是友情的延伸;自己所愛的東西被搶走、被侵占,塞巴斯蒂安產生危機感,尤其在父親捲入醜聞之後。忌妒是塞巴斯蒂安失控的原因,但是又害怕在占有之後,不久的未來連同十五年的友情都會灰飛煙滅。想要,不敢要,想得到又怕失去,是這個角色複雜又矛盾的地方。相較於塞巴斯蒂安的複雜,查理因為單純又誠實,不願意欺騙正在交往的人,反倒是這部電影當中受苦受最多。

 飾演查理的喬納森‧戈登(Jonathan Gordon)有一個可愛的小狗臉龐,演技也算清新。飾演賽巴斯蒂安的傑森‧拉爾夫(Jason Ralph)在角色不是很討喜的情況之下,有將這個角色心理層面的複雜程度表現出來。但是整部電影最性感的還是飾演鋼琴家的哈茲‧斯雷曼(Haaz Sleiman)。我記得他在美國影集《護士當家》(Nurse Jackie》飾演一位同性戀男護士,也是性感到爆表。我想除了上述了兩場床戲,選角的成功,尤其是男演員,或許是我還算喜歡這部電影的原因吧!

......

那些人們
Those People
2015│美國出品│英語發音│Color│89mins


導演:
喬伊‧庫恩(Joey Kuhn)


演員:
喬納森‧戈登(Jonathan Gordon)
傑森‧拉爾夫(Jason Ralph)
哈茲‧斯雷曼(Haaz Sleiman)





2017年7月11日 星期二

電影筆記:佈局/ The Invisible Guest



西班牙電影《佈局》(The Invisible Guest)是一部懸疑推理電影,由奧瑞歐‧保羅(Oriol Paulo)自編自導。這部電影最精彩的是劇本,劇情峰迴路轉,故事隨著劇中人陳述,都有可信度,當劇中人的角色念頭一轉換,又有著截然不同的結局。這部電影有很多時候是對話,就在男主角的房間裡,與律師的對話像是在法院兩造各自發表所認定事實的;在這些對話進入到另一個開端,畫面隨即進入記憶裡的某一個片段,記憶中的真實告一個段落之後,鏡頭又轉回到回到男主角的房間裡繼續對話。這部電影的對話多,但是一點都不會讓人覺得無聊,導演在這部電影當中氣氛的營造也有所長,演員的表現稱職,成就了這一部值得觀眾二刷,觀眾們可以挖掘更多線索的電影。

電影的一開始,一位打扮貴氣幹練的女士走進豪宅,穿過大廳,坐上電梯,鏡頭一直跟著她,這幾個鏡頭不太一樣,相互剪接再一起。有的鏡頭直接拍攝這位女士的正面,有的鏡頭是以監視攝影機的角度拍攝,還有透過警衛的視野看向監視畫面的角度。這幾個鏡頭,像是保護,又是監視,又好像要觀眾從中觀察到什麼東西一樣,對照著電影中不只一次提到的「注意細節」,這個鏡頭更令人好奇。

這位女士是位律師,突如其來的出現在馬里奧‧卡薩斯(Mario Casas)飾演的男主角家中,男主角措手不及,要求先換衣服再交談。要求先換衣服的男主角,當然可以視之為禮貌,同時也是武裝。律師要求男主角說實話,暗示著不管有沒有做,都要說實話,說了實話,即使有罪,也有可能透過任何方式變成無罪的。男主角捲入了一場密室殺人的案件當中,橫死的是他婚姻關係之外的情人,男主角是唯一的嫌疑人。

律師的工作是藉由自己的法律知識協助沒有法律知識的嫌疑人,免除掉法律上的制裁。當我還年輕時,總是天真的以為事實勝於雄辯,然而年紀漸長,發現雄辯的功力是有高下之分的,雄辯能力越高的人,越能夠幫助嫌疑人擺脫嫌疑,免除掉法律的制裁。想要擁有這樣的服務,很簡單,有錢就可以了。

男主角馬里奧‧卡薩斯(Mario Casas)挑大梁,在記憶與推理當中的展現了不同的形象,表演上算是有廣度的;即使在整部電影沒有裸露上半身,也沒有背面全裸的戲碼,還是不時的讓自身的性感費洛蒙蔓延,西裝筆挺或是緊身高領毛衣,又或者是電影開場沒有多久露出胸毛的上衣領口都成功的建立他的性感形象,觀眾也一定能夠信服這個角色就是可以遊走在婚姻與情人之間,沒有阻礙。飾演貴氣幹練女律師的安娜‧瓦格納(Ana Wagener)就算是不講話,也能傳達出強大的能量,令人無法將眼光從她身上移開,是整部電影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演員。

這部電影的推理在我看來沒有什麼破綻,或許比我更聰明的人有不同的看法。在氣氛的營造上,這部電影確實有成功營造一種恐怖陰森的感覺,但是這部電影當中沒有鬼,因為人比鬼恐怖,非得要看到最後,才能夠知道一個事件與另一個事件的關係,才能夠知道真實與杜撰之間的差異,而事實是否真的取決的說法,就得看誰能夠讓誰先露出破綻。

......
佈局
Contratiempo
The Invisible Guest
2017│西班牙出品│西班牙語發音│Color│106mins

導演:
奧瑞歐‧保羅(Oriol Paulo)


演員:
馬里奧‧卡薩斯(Mario Casas)
安娜‧瓦格納(Ana Wagener)
喬伊‧科羅納多(Jose Coronado) 
巴巴拉‧蘭妮 (Barbara Lennie) 
法蘭西斯克‧奧雷拉(Francesc Orella)







2017年7月6日 星期四

電影筆記:29+1




《29+1》原本是香港舞台劇導演、編劇、演員彭秀慧所自編自導自演的舞台劇,在香港製作8次,公開演出了91場,每一次都滿座。一開始創作的意圖確實也是因為彭秀慧的年紀增長,從29歲,多了1歲,變成3字頭,已從年輕女性進階到輕熟女,接著時間只會越來越快,可預期的未來一旦到來,輕熟女很快會變成熟女,這不是這個年齡所有女性的噩夢嗎?後來,《29+1》有機會成為電影,彭秀慧順理成章成為導演,成為她導演的第一部電影長片。在舞台劇版本中,林若君與黃天樂兩個角色都是由彭秀慧一人扮演,分飾兩角。在這部電影裡,這兩個角色分別由周秀娜與鄭欣宜飾演。

年齡雖然只是個數字,但是人們對這個會逐步增加的數字總是會敏感、會在意。年齡持續的增長,人們某些階段、某些時間、某些狀態之下,便會回頭檢視自己的人生究竟是一事無成,還是功德圓滿、死而無憾。可是,人們總是貪心的,即使事業成功,或是家庭圓滿,或是有車有房,真的就會因此滿足嗎?我覺得很難。老天爺在某種程度上是公平的,一個人事業好,可是卻沒有時間去談戀愛;有的人事業普普,甚至可能被世俗社會視之為魯蛇,卻成就了一個美滿的家庭。但是人還是不滿足,還是想要更多,而自覺頓悟,想放手一直執著的東西,最終可能失去了與自己獨處的能力。《29+1》就是一部講這類故事的電影,「找尋自己」看似老套,也不是只有29歲,然後多加了一個1,邁入3字頭歲數的人才會遇到,是一生的課題。

電影的一開始,從林若君將發出聲響的鬧鐘按停開始,她展開了一天,開始洗臉,在鏡子前端詳自己的臉部皮膚狀況,然後在臉上抹上各種保養品,有抗老的,有除皺的,有美白的,然後在某一個時間,一個瞬間停頓,發現自己其實不想上班,可是時間繼續跑,這種不切實際的念頭還是拋一邊吧!這個開頭很棒,不是創舉,但吸引人,透過演員周秀娜宛如連珠炮的告訴大家在上班之前有多少事情是需要做的,一個又一個動作,一個又一個需要使用的東西,以節奏推進,一個接一個,然後切斷,又進入另外一個節奏。在這個開場即將結束之前,發生了一個意外,又讓她來不及上班了!有沒有很似曾相識,很寫實,每個人都發生過這樣的事情,甚至可能每天。原本的舞台劇之所以受歡迎,就是因為貼近現代女性的生活吧!才能夠在改編成電影之後,依舊吸引人的目光,讓觀眾對角色產生認同。

金燕玲飾演林若君的老闆,老闆器重她,升她職,她與原先的同事只能漸行漸遠,因為不同位置,思考與在意的東西與過去不一樣了,同事開始躲著她,她也開始看同事不順眼。因為年紀的關係,父母親的健康狀況也影響她的生活,男朋友與她在事業上各自登山各自努力,彼此聚少離多,關係早就出了問題。生活中一切不如意,如同連接在一起的炸彈,一個又一個緊接著
引爆。林若君消失的青春,林若君父親消失的記憶,還有林若君與父親,林若君與男友所共享的生活片段與美好的一刻,就像過去喜歡的歌手與歌曲,有的老去,有的死去,只剩下記憶中吉光片羽。

鄭欣宜所飾演的黃天樂是位文青,喜歡舊的東西,也收藏舊的東西,她在唱片行工作十年,決心離開自己習慣的地方,踏上欣賞世界的旅程。林若君因為房東將房子賣出,輾轉住到黃天樂的房間裡,兩位29+1歲女孩的世界自此交織再一起。

金燕玲在這部電影裡告訴林若君,很多事情是自己選擇的,你選擇了什麼成就了什麼樣的你。這觀點不只是29+1的林若君試用,也適用於黃天樂,也適用於觀賞電影的每一個人。這部電影的坦率,還有善用舞台元素的流動感,都讓人覺得這部電影與其他同樣探討初老女子生活、工作與愛情的電影相較之下的與眾不同。周秀娜在這部電影中,展現了與過往形象、表演大不相同的演技,是她到目前為止,最好的表演。彭秀慧在拍攝這部電影之前,是周秀娜與鄭欣宜的表演老師,她們兩位有這樣的表演,應該歸功於彭秀慧,當然還有她們兩位的努力。

......
29+1
2017│香港出品│粵語發音│Color│111mins

導演:
彭秀慧(Kearen Pang)

演員:
周秀娜(Chrissie Chau) 
鄭欣宜(Joyce Cheng)
蔡瀚億(Babyjohn Choi)
楊尚斌
金燕玲

2017年6月28日 星期三

電影筆記:遇見黑天鵝王子/ Reset




《遇見黑天鵝王子》(Reset)是一部跟芭蕾舞有關的紀錄片。紀錄的是班傑明‧米爾派德(Benjamin Millepied)在巴黎歌劇院擔任藝術總監的前三個月。他要在三個月之內,編出一個新的舞碼,一個特別的芭蕾舞節目。

班傑明出生於法國波爾多,在美國擔任舞者長達二十年,晉升為紐約芭蕾舞團的首席舞者。他在芭蕾舞上出類拔萃是一定的,然而他真正的出名開始,也就是媒體願意將他放在重要顯眼的位置是在他2010年為電影《黑天鵝》擔任編舞之後的事情,他還在這部電影裡擔綱王子的角色,與娜塔莉波曼(Natalie Portman)共舞;在電影之外,也與娜塔莉波曼相知、相戀、結婚、生小孩。他舞蹈技藝高超,反倒與知名女星相戀而聞名,確實諷刺,說他以妻為貴實在不公平。2015年他受邀到巴黎歌劇院擔任藝術總監,從舞者的遴選開始,接著選音樂家、指揮家,然後開始編舞。這部紀錄片紀錄的就是開始工作的他。

紀錄片的一開始,是班傑明在巴黎歌劇院全權做主的第一個新作即將開演之前,布幕上未拉起的舞台上,鏡頭掃向娜塔莉波曼。或許你會以為這部紀錄片會有一位女主角,而這位女主角是娜塔莉波曼,那你就錯了,娜塔莉波曼只出現在這個時候,與老公班傑明、友人說說笑笑如此而已,旁邊還有一座升降調燈梯呢!

接著拍攝班傑明的工作狀態。巴黎歌劇院的芭蕾舞團是世界上最著名的芭蕾舞團之一,一直以來的傳統,舞者是有等級之分,從最高等級的明星舞者開始往下,如金字塔般展開,依序為首席舞者、獨舞舞者、領舞舞者跟群舞舞者。班傑明想要打破這種將舞者區分等級的做法。他過去是舞者,關心舞者的舞蹈時的安全,在意舞台的地板是否太硬,在意舞者排練時安全,但是就舞者之外的其他人而言,他們不見得在意。

在這部紀錄片裡,看不出來班傑明遇到甚麼反彈的聲浪,大概也沒有人站在鏡頭前面公然反對他,而這也只是他工作的開始而已。然而身為一位大型機構的藝術總監做的事情從來就不只是藝術而已,還有許多的行政工作,他將這些工作稱為官僚作業。他在巴黎歌劇院裡四處的穿梭,要討論的事情太多,連秘書都常常找不到人,得打電話到處問總監有沒有在你那裏,班傑明主要工作還有編舞,在排練室之外,還不時爬上巴黎歌劇院的屋頂放空、找靈感。

這部紀錄片聚焦在班傑明排練的過程,如何與舞者們工作。班傑明討厭官僚體制,也討厭將舞者分等級,還挑選皮膚較黑的混血舞者擔任主角,在在都挑戰著這個百年企業的企業文化。可想而知,他是做不久的。紀錄片的結尾,他所編舞的節目順利結束,然而他卻在沒有多久之後便離開現職。


這部紀錄片美不勝收。藝術的成就絕對不是容易的事情,編舞是如此,芭蕾舞者也是如此。這些藝術家們必須非常努力,還有非常高度的自律才能在台上有自己的一席之地,這是這部紀錄片最令人感動的地方。
......

遇見黑天鵝王子
Relève: Histoire d'une création
Reset
2015│法國出品│法語、英語發音│Color│110mins

導演:
泰利‧狄馬士亞(Thierry Demaiziere)
艾班‧卻利(Alban Teurlai)





2017年6月22日 星期四

電影筆記:兇暴的男人/ Violent Cop




北野武的導演處女作《兇暴的男人》(Violent Cop)是一部令人驚嘆的電影。寫實的暴力,卻又佐以詩意。這部電影的暴力不浮誇、不張狂,也不是炫技的,這部電影出現的種種暴力突如其來,又突然的銷聲匿跡,彷彿一切都沒有發生,像隨風而過一般。

電影一開始,一位遊民自得其樂的坐在自己的家當前吃著東西,一群屁孩像風一樣的出現,欺負無家可歸的遊民,然後卻又像風一樣的離開,像某種集會結束後迅速解散。北野武飾演的我妻警官出現在其中一位施暴的屁孩家中,以其人之道還致其人之身,痛毆假裝甚麼都不知道的屁孩。我妻警官以暴制暴實在是大快人心,其他的警察規勸他說,怎麼不把他們當現行犯逮捕,反倒到其中一位屁孩家中以暴力要那屁孩與他的同夥到警察局自首。我想,這位暴力的警察一方面不跟這些屁孩們正面對立,畢竟屁孩人多,明則保身比較重要;另一方面,警察讓這些屁孩有自首的機會,也就不會有太嚴厲的逞罰!算是給他們悔改的機會。

我妻警官有一位年輕貌美卻生病的妹妹。我妻警官將妹妹從醫院接回家的路上,妹妹突然想看海,他便帶著妹妹坐著計程車到海邊。此時觀眾尚且還不知道我妻警官與妹妹的關係,兩位沒有交談,就靜靜的看著海。海洋的意象在這部電影當中是重要的。海是遼闊的,妹妹想要看海,是對自由的嚮往。另一方面,海時而兇險,時而平靜,是所有生命的起源,代表著我妻警官的性格,兇暴、危險,卻又充滿包容的力量。險與靜像是兩個極端,又同步並存。

我妻警官時常以暴力解決問題,時常脅迫嫌疑人吐露實情,看似大男人的我妻無法忍受占女人便宜的無賴。一場戲,一位警察在排解一對年輕男女的爭吵,這男人是因為錢才和這女人在一起,靠女人吃飯,又不時對女人拳打腳踢(女人的臉頰是紅腫的)。我妻只是經過,聽見這男人大言不慚的說:「不是要你的錢,誰要跟你在一起阿?」我妻走過來毆打這個男人,要他去找一份工作。

我妻警官對妹妹呵護備至,有天回到家中,看見妹妹的房間裡有另一位男人在休息,顯然已經完事,他看似不給這男人壓力,這男人也不敢在這房間裡待下去,有可能是害怕招惹到人妻吧!急著離開,我妻警官硬要陪著他去坐車,走在路上邊走邊打那男人的頭,嘴巴還問這男人是否會娶他妹妹,直到公車都走了,還在打這男人的頭。這男人大概想也想不到這天上掉下來的禮物,竟然伴隨著這樣的護花使者。

片名《兇暴的男人》指的當然是我妻警官,英文片名Violent Cop直接挑明,這是一部以暴力警察為中心的故事,但是毒販、殺手清弘也是兇暴的男人,他的暴力也是無法預期的。他以私行處決「銃康」他,扯他後腿的其他毒犯,以一種玩弄的方式,像是玩弄螞蟻般的殺掉他們。一場由高處往下拍的一場天台戲,流暢又好看,清弘對這受害者拳打腳踢,受害者恐懼的躲避、爬行,整場戲壓迫感十足。當受害者無路可躲,只剩下雙手支撐著攀爬在公寓外的身體,清弘用刀在受害者的手上劃開皮肉,直到受害者自己放手墜樓為止。

殺手清弘有自己的愛情與慾望,應當也有溫柔的一面,這一面只有他的情人可以見到、感受到。自己的慾望被我妻警官看見,或許羞辱,又與販毒事業受到威脅,新舊仇恨交織,開始無所不用其極。我妻警官的妹妹是受害者,清弘借手下的手摧毀我妻身為男性的尊嚴,也是將手下帶上了同一艘船。第一位手下想下船,立刻被清弘殺死。第二個手下覺得自己怎麼會牽扯進這種情況,不是只是性而已嗎?鼓起勇氣跟清弘決一死戰,也被清弘殺死。第三個手下決定正面迎戰我妻,打開門之後,沒死在清弘手下,反倒立即被我妻射擊而亡。動與不動,都是只有死路一條,似乎在暗示著什麼。

電影的最後,我妻停頓了一下,殺死已經被毒品所控制的妹妹,以為控制了一切,其實我妻的努力從這個世界的視角看來是如此的微不足道,所有原本運行的一切,在這一連串的風波之後,同樣的角色與人物換了個人,還是持續進行著。

以第一部電影作品而言,這部《兇暴的男人》是一部幾乎滿分的作品,同時也樹立了一種迥異於世界其他地方電影的暴力美學風格。北野武的導演功力令人激賞,他的表演看似不動聲色,實則波濤洶湧,有強烈的存在感。這部電影因為導演北野武而成功,也因為北野武的表演讓這部電影可以在近代電影史上立足。

......
兇暴的男人
Violent Cop
1989│日本出品│日語發音│Color│103mins

導演:
北野武(Takeshi Kitano)


演員:
北野武(Takeshi Kitano) 
白龍(Hakuryu)
川上麻衣子(Maiko Kawakami)
佐野史郎(Shiro Sano)
蘆川誠(Makoto Ashikawa)





2017年6月16日 星期五

電影筆記:我的觸男日記/ Center of My World



《我的觸男日記》(Center of My World)講得的並不是男同性戀者青少年的自我認同,講的是如何將自己的目光與在意的一切放在自己的身上。這部德國電影所描述的青少年家庭與環境,跟許多國家比較起來算是進步許多的,一位青少年在成長的過程當中並不需要擔心自己與別人不一樣,也不需要強求自己跟別人一樣,然而當遇到了愛情之後,原本繞著自己運轉的世界,自己不在是世界的中心,自己反倒跟著另一個人運轉了。

青少年男同性戀菲爾有個瘋狂的母親葛蕾絲。葛蕾絲渴望被愛,但生性倔強,當與情人發生意見不合與爭吵時便要情人離開。母親放浪形駭,挑戰社區秩序,情人又一位換過一位,看在菲爾與雙胞胎姐姐的眼裡也感到驚訝,他們不見得喜歡母親的行為,他們只能接受,一如我們接受我們父母親對我們的教育一般,我們不見得喜歡,不見得會全然的接受,我們會選擇自己的生活方式,以我們自己的方式成長。我思考著,管理嚴格的父母親有可能生養出同性戀的孩子,而放浪又不遵守世間規範的父母親也有可能生養出異性戀的孩子,孩子有獨立思考的能力,不見得會與父母走上同樣的道路,過上同樣的生活。

菲爾有個閨蜜小卡,兩個人分享生活中的一切小事,煩惱抑或是開心的事情都分享。有一天,一位轉學生尼可拉斯的出現,改變了菲爾的那一個夏天。菲爾每天到操場看尼可拉斯練習跑步,與閨蜜一起看;導演的鏡頭向是菲爾的眼光視線,看著尼可拉斯跑步時身體的局部,肩膀、背部,從擺動的手臂看到輕微擺盪,被包覆在運動褲裡的陰莖。這鏡頭,像偷窺,像意淫,想要多看兩眼,卻又怕被別人發現。可是閨蜜小卡不喜歡尼可拉斯,或許是害怕尼可拉斯把菲爾搶走吧!菲爾只好開始隱瞞自己的感情。

我很喜歡這部電影中,菲爾與尼可拉斯感情的萌芽,試探是有的,直接表白是有的,沒有自己這樣做到底對不對的掙扎,順從愛與衝動。兩人第一次的性,就是在運動後的男生更衣室,尼可拉斯的直接邀約,直接拉自己的陰莖暗示、挑逗。導演拍得唯美浪漫,又不失慾望滿溢。第二次的性,是在有一位女性伴侶的阿姨她家中,一個沒有人會打擾的房間,只有菲爾跟尼可拉斯兩人而已。只是愛情永遠都不對等,因為兩個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想法跟人生步驟,對愛的投入的進程也不同,菲爾的掏心掏肺,尼可拉斯沒有沒有掏出同樣的東西,菲爾的失望是一定的。高潮戲前的那一次性愛,是獨立於尼可拉斯豪宅外的木造屋。這個小木屋是尼可拉斯的內心深處最為柔軟的一的地方,菲爾第一次進去的時候有些硬要走進去看的感覺,尼可拉斯讓他進去,菲爾看到了一堆別人丟掉的東西,被尼可拉斯撿了回來,好好的照顧,然後擺放出來,便開始好奇的找著自己過去遺落的東西,菲爾被尼可拉斯拉了過來,又開始了激情的一刻。相信菲爾他是開心的,因為他進入了他男朋友的內心,知道了他的秘密,而自己的愛也可以被他珍惜。其實,愛情怎麼可以如此一廂情願呢!

我喜歡這部電影的地方是,電影裡的角色都試著選擇讓自己開心,是著將自己擺在世界的中心,試著尊重,試著理解,不是去試著改變別人。初戀的甜美,還有成長中的酸楚,是所有人成長過程當中一定經歷過的,不論是同性戀、異性戀,還是跨性別人們都是一樣的,不需要完全同理,試著尊重就是進入世界大同的第一步了。

......

我的觸男日記
Center of My World
Die Mitte der Welt
2016│德國、奧地利出品│德語、英語發音│Color│115mins

導演:
雅各‧阿爾瓦(Jakob M. Erwa)

演員:
路易‧霍夫曼(Louis Hofmann)
雅尼克‧許曼(Jannik Schumann) 
莎賓蒂‧莫提歐(Sabine Timoteo)
妮娜‧波爾(Nina Proll)
英卡‧芙德瑞(Inka Friedrich)
Svenja Jung
Ada Philine Stappenbeck











電影筆記:滿月酒/ Baby Steps





鄭伯昱自編自導自演的同志家庭倫理悲喜劇《滿月酒》不時讓人想起李安導演的第二部及第三部電影《喜宴》跟《飲食男女》。《喜宴》講得是生活在美國的台籍男同性戀者偉同面對父母親的逼婚,與來自中國的女子假結婚,在籌辦婚禮的過程當中,卻弄巧成拙懷了孕,最後的結局算是大家都各退一步,各自委屈,卻又是大家都可以接受的局面。《飲食男女》則是以一位大廚與自己三位女兒的故事,雖然這並不是一部同志電影,但是卻很清楚的點到了「吃飯」這件事情對華人而言是何等重要的大事。

記得有一次和朋友聊天,不知道是誰提到,又或者是從哪裡看到的,說到:「餐飲業永遠都是發達的。」這還真的有些道理,人總是要吃飯的,不管錢多錢少,心情好還不好;然後結婚要請客、生孩子要吃飯、喪禮的時候有時會請遠道而來弔謁的朋友吃頓便飯,跟許久不見的朋友要見面得選在可以吃吃喝喝的地方。鄭伯昱執導的《滿月酒》當中有幾段吃飯的戲,都是建立在華人吃飯聚餐的傳統概念上。

《喜宴》這部電影問世超過了二十年,同性戀者的生活改善了嗎?能見度或許提升了,年輕族群的接受度也高了。上個世紀,70、80年代絕大多數的同性戀者們選擇躲起來,安穩的躲在那個對同性戀者還不是太友善的社會當中。我曾經聽過一些父執輩的人說:「以前沒有這麼多的同性戀阿?」錯了!那是因為以前的同性戀者選擇不被看見,選擇在以異性戀為主體的社會架構中隱藏自己,隱藏自己真正喜歡的東西。當20年過去了,現在同性戀者的戀人們可以在路上牽手擁吻,同性戀者大方承認自己的性向,反倒是自己的家人不願意接受自己的孩子是同性戀者的事實。《滿月酒》講的就是這樣的議題,你可以說它是《喜宴》的仿作,但是我想說它是《喜宴》加《飲食男女》的2.0加強版。

《滿月酒》開場沒有多久是一個吃飯的場合,男主角丹尼與歸亞蕾所飾演的母親參加一個友人孫子的滿月酒。其實參加過類似場合的的應該都知道,在這樣的場合裡,主人分享快樂,通常也帶著炫耀的成分,而受邀者也時常會有互相比較的心態。再來,就是親朋好友的貼心問候,有人生了孩子,就會被關心提問什麼時候結婚,什麼時候生小孩。男主角丹尼早已跟母親出櫃,當他面對別人的貼心問候,選擇誠實以對的時候,母親卻出口替他回答:「是他太挑了。女朋友沒有一個喜歡。」歸亞蕾無疑是這部電影的最亮點,戲份最多,也最好看。

丹尼為了滿足母親抱孫子的心願,當然自己的心中也想為人父,與男友溝通,但是養孩子需要的是時間與金錢,現在可以享受到的優質生活在有了孩子之後都將失去了。終於兩人願意一起努力,丹尼的母親比他們兩位還積極,挑代理孕母,還化身私家偵探明查暗訪代理孕母的生活環境。我想這大概就是華人母親的虎媽特質吧!不輕易相信別人所說的好聽話,非得親眼見證;積極,而且事必躬親,只為自己所在乎的事情,願意做任何事情來守護,即便耍一些小手段也沒有關係。

我認為《滿月酒》確實是誠意之作,勉強算得上好看。在編劇上,鄭伯昱很認真的想要與時俱進,在珠玉《喜宴》《飲食男女》的原有元素之外,加入了代理孕母,還有外籍看護(或者可以稱之為新台灣之母)等新的議題,為了要讓故事順利進行,無破綻,建立一些說話的場景,讓角色有說話的機會,意圖顯示角色的內心轉折,卻落得話說太多,成了累贅,反倒拖了節奏,以至於在觀影過程到了中後段不時讓人覺得冗長,是這部電影比較可惜的地方。

......

滿月酒 
Baby Steps
2015│台灣、美國出品│英語、國語發音│Color│103mins

導演:
鄭伯昱(Barney Cheng)


演員:
歸亞蕾
鄭伯昱(Barney Cheng) 
麥可‧漢彌頓(Michael Adam Hamilton)
莫愛芳
王滿嬌
丁也恬
李沛旭
馬志(Tzi Ma)
伊薇特‧麥西迪斯(Yvette Mercedes)